看到油腻食品还想吐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资质荣誉 >
看到油腻食品还想吐
* 来源 :http://www.posadasdecastilla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9-03-31 15:24

“1975年5月27日下午2点半,登山队员登顶成功,将3.5米的红色金属观标牢牢竖立在 顶峰。我们10个交会点在接到命令后,就开始紧张有序地找寻目标,18时左右,顶峰云层开始下沉,映衬着珠峰的蓝天由灰黑变成灰蓝,再由灰蓝变成湛蓝。各 交会点迅速转动仪器精确找准零方向,一次,两次,我们不停地测着,一直观测到太阳下山、夜幕降临。大家虽然腰累酸了,手冻木了,但欢呼声也情不自禁地爆发 出来,‘我们胜利了’。”

国测一大队校友昨回东大回忆珠峰测量

同郁期青一样,薛璋在海拔6100米的高度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。

谈及测绘这份工作,三位老队员都没有用到“苦”字,说测绘人员是天生乐天派,他们能走遍祖国每一寸河山,用测量仪器 “丈天量地”,感到无比光荣和自豪。“我们领略过珠峰的巍峨,见到了天山的雪莲,看到过野生熊猫,目睹了戈壁的海市蜃楼,体验过祖国各民族的风土人情,可 以说饱览了人间的五彩缤纷。心情十分豪迈。”郁期青表示。

高峰测绘考验大,死里逃生落下重病

陆福仁和薛璋也是在1975年加入了 测量珠峰队伍,虽然分工不同,但两人都把测量当做自己最大的使命。“1974年冬天,我们到北京怀柔香山登山基地进行适应性训练,起早跑步、爬山,最终通 过了体能测试,1975年正式进入了登珠穆朗玛峰测绘行列。”时隔多年,陆福仁说起往事依旧自豪。而薛璋回忆,他在1968年和1975年两次到珠峰进行 高程测量,在6100米的高地上观测数据,这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。

当年,在所有国测队员的相互配合下,中国测绘工作者精确测得了“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海拔高度为8848.13米”,这是中国人首次测出珠穆朗玛峰的高度,数据很快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,并被编入了教科书。

不觉辛苦自称乐天派,丈量祖国山川很自豪

1975年测量珠峰的 200个日夜,涌现在76岁的郁期青的脑海中。作为六名老队员之一,他在亲笔信中说,“1975年,经国务院批准组建测量分队,在中国登山队攀登珠峰的同 时,精确测定珠峰高程。为了改写一直被国外垄断的珠峰测量数据,我们所有人痛下决心,誓死为祖国争光。”

缺氧还令队员们出现消化障碍,严重的甚至患上了高山厌食症,郁期青在信中回忆说,他们肚子饿得咕咕叫但就是不想吃饭,看到油腻食品还想吐,晚上睡觉时还会胸闷憋气,头痛乏力。“越往上攀登,背上的仪器装备就越重,每走一步都是对体力和意志力的严峻考验。”

郁期青一行人在海拔7050米顺利完成了测绘工作,但他却在山上昏迷,被人抬了下去。“下北坳后,我又在雪山上连续奋战了40多天,终因体力严重透支、 抵抗力下降,患了重感冒,持续10天高烧41℃,烧得连汗都出不来了。后来又转成肺水肿、胸膜炎并发症,出现高度昏迷,被紧急送到日喀则野战医院。”

从小学课本开始,我们就熟悉了8848这个数字——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高度,和圆周率一样耳熟能详。这组数字诞生的背后,和南京有怎样的关系?

“严重缺氧还有严寒环境,特别的大风侵扰,但测绘对数据精确值要求高,差‘0.01’就得返工,往往平地上一个小时就可拿下的工作,到6000多米就得 花一天。”尽管测量工作困境重重,但最终胜利的喜悦掩盖了一切痛苦,时隔40年,陆福仁想起当时的场景,还是能记得每一个细节。当时他还负责“打前站”, 需要每天挖土、抬土、垒灶,搭建大大小小的帐篷。

经过35天的抢救,郁期青死里逃生,体重由140多斤下降到了70斤,后来又到北京309医院继续治疗,住了160天医院身体才基本恢复,同时却也留下了胸膜粘连、动脉硬化、静脉曲张等后遗症,牙齿也基本掉光。那一年,他才36岁。

40年前中国人首测珠峰高度获认可

这个数据背后,是英雄队员们舍生忘死的奋斗史。郁期青在信中说,“到了珠峰我才发现,这里空气含氧量不到内地一半,稍一动弹就要大口喘气,测绘队员还要背上四五十斤重的仪器装备登山测量。”

1975年,“国测一大队”的队员们奋战了200个日夜,终于换来了“珠峰,海拔8848.13米”这个数字,到今年,正好40年。昨天上午,东南大学 邀请了两位“国测一大队”的老队员,同时也是东大老校友——80岁的薛璋和74岁的陆福仁,返校追忆四十年前丈量祖国山河的光荣岁月,未能到场的另一名国 测老队员郁期青也通过他人代读亲笔长信的形式分享了当年故事。